新闻中心News

产业领域

集团新闻

  1. 首页
  2. 新闻中心
  3. 集团新闻

千年黄埔 千年沁园(三)

发布日期:2018-11-13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586

“沁园”田地之争成就了千古词牌《沁园春》

东汉和帝时,沁园发生了变故。扶风平陵人窦宪,是东汉章帝的国舅,他在朝中权势很大。风景幽雅的沁园被窦宪看中,他两只手提了两只石狮,来到沁园的南口,将石狮在沁园口一放,霸占了沁园。

窦宪何许人也,竟敢霸占沁水公主的沁园?《辞海》中对窦宪的情况,作过简要的记述:"窦宪,东汉平陵人,字伯度,和帝母窦太后之兄,以勋戚初官虎贲中郎。和帝立,年幼,太后临朝,进侍中,因罪自请击匈奴以赎。出塞三千里,大破之,降者八十一部,乃令班固作铭刻石于燕然山,纪汉威德,还拜大将军,专权用事,族党盈廷。帝长,愤其专权,收其印授,以冠军侯遣就国,寻令自裁。"(1980年版《辞海》1797)

河内清化街王顺兴字号的老掌柜王老先生一首颂明帝,讽皇后,歌章帝,讥窦宪,褒善美,赞沁园的题为“沁园春”的词曲由此产生。

西厢记》原型来自沁园

这个标题很拉风吧!

沁园的红河东畔,原是沁水公主的烟粉作坊,隋唐之后逐渐演变成烟粉生产制作基地,名为烟粉庄。据说唐朝晚期,大诗人元稹,就出生在离烟粉庄八里远的赵后村,而赵后村的邻村是崔庄村。崔庄村里有一女孩叫崔小迎,两人经常一起玩耍,可谓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。唐贞元三年(公元787),元稹八岁,父亲逝世,元家如遇晴天霹雳,本不宽松的家庭,一时间变得凄冷艰难,生活的担子落到了母亲一人身上。小迎的父亲在三社五村是有名的好心人,看着元家不幸的遭遇,便主动把小元稹接到自己家中,视为亲人看待。元稹十岁那年,为了生计,小迎的父亲要去烟粉作坊做工,举家搬迁,小元稹也跟随小迎一家一起前往。一个美丽而又凄伤的爱情故事在这里发生了。

元稹和小迎每天在这里戏水逗耍,过家家,拜天地,称公道婆,淘尽了两颗纯真的童心。而这时的沁园,早已演变为"三河"地区达官贵族、文人墨客,栖居宴游、歌舞升平的聚集场所。元稹以自己过人的聪资,结识了很多文人过客,如著名的文学家韩愈、张籍、王建、白居易、李绛、李绅等。同时受其熏陶和影响,开始研学诗文,并与长他六岁的白居易结为学友。15岁的元稹以明两经擢第,这时的小迎也长得如出水芙蓉,美丽超群,两颗纯真的心早已升华为情爱之心,她们背着家人私定了终身。

贞元十四年(公元798),元稹赴考长安。贞元十八年,受当时太子少保韦夏卿的赏识。在权势、利益之下与韦夏卿之女韦丛婚配。(唐代陈世美——笔者戏称)从此,一生再也未见小迎一面。

元和四年(公元809),其妻韦丛早逝,三十一岁的元稹,曾多次回老家寻找小迎,却杳无音讯。崔家对元稹的养育之恩,元稹和小迎的山盟海誓,以及小迎的聪慧美丽,缠绕了他一生的情魂。于是写《会真记》暗将自己比做张生,把小迎化为莺莺,以浪漫的文笔和悲泣的意境,寄托着他苦涩、复杂的心情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句,很多人认为是他对亡妻的怀念,也有人认为是对乐妓薛涛的一往情深。其实,对风流文人元稹来说,美眉、情人过眼太多了,甚至厌倦的“不向花回顾”(《梦游春七十韵》)。因此,只有初恋,只有小迎才能享受这种境界的美丽。这正是元稹以朦胧和幻美的伏笔,把对小迎的感情升华到了最高点。烟粉庄的百姓也流传一首很直白的诗句:“曾经艳色难为妻,除却小迎不是美”,理应是对元稹隐情的最好解释。

《会真记》传到了元代,著名杂剧作家王实甫将故事改编成剧本《西厢记》,张生与莺莺的爱情一直传唱至今。

沁园的迷离,沁园的美丽,演绎出《沁园春》的词牌,千余年来给多少文人墨客带来憾然和仰慕,也正因为这些,才有了韩愈、李商隐、元稹、崔是、耶律逊、许衡等一大批历代名人,在沁园里留下了不朽的吟咏,也给沁园蒙上一缕神秘的色彩,给后人留下厚实的文化资源。

飞晟沁园,

传承着古时沁园的千载文脉,

以文化立园,以艺术浇灌;

翰墨丹青,渲染着园区一草一木;

诗词歌赋,洋溢在楼台馆舍,

梅兰竹菊,点缀着传世府邸。

这就是飞晟沁园,

一个跨越近两个千年传奇沁园的再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